1. 主页 > 上岸心得 >

家庭关系是经济关系的延续

1


昨天和一个朋友喝酒,聊到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。


他说以前他和他爸关系不好,他爸总想着给他安排这安排那,不听就非打即骂,所以他们俩经常吵架,还差点断绝父子关系。


但是这两年他和家里的关系和缓了很多,他爸也不再逼他,两个人偶尔也会聊聊心里话,他忽然发现他爸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,挺好的一个人。


我说你这是三十年体会到了父爱吗?


他说也不是父爱,而是那种找到了一个大哥的感觉。


好家伙,岁月改变了人原来是这么改变的。


我说是因为你爸年纪大了脾气变好了吗,还是因为你学会了怎么哄着他?


他可能有点喝醉了,粗着嗓子说,都是,也都不是。


关键是这两年我越来越能挣钱了。


你想想,当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是你,你不需要依靠家里,你随时可以离开,那他们的脾气自然会变好。


为什么以前我爸脾气不好,其实脾气不好只是假象,所有你认为脾气不好的人,本质只是他觉得没有必要对你有耐心。


我读书的时候完全靠家里养,我爸不给我饭钱我就得饿死,这个时候我爸可以给我尊重和自由空间,但他也可以不给。


无论他怎么选,都不会影响到一个最核心的问题,就是我在经济上依赖他。


我可能会和他吵架,可能会冷战,但是只要一天没经济独立,我就一天不可能真正离开,所以他有恃无恐。


一个坏爸爸,完全可以是一个好邻居,一个好下属。为什么他对邻居和和气气,因为邻居不依赖他;


什么他对老板惟命是从,因为老板给他发工资。


而且你说我可以哄着我爸,没钱我拿什么哄。


有钱了我可以给家里买各种大件小件,甚至直接换一套大房子。


这些不说对生活品质有多大改善,至少是他和朋友吹嘘的资本。


没钱,那我最大的价值就是听话了。


确实不一定要有钱,但那样一来,我就只能百依百顺他才会开心,但我不就是因为不想凡事都被我爸安排,所以才和他关系不好的吗?


这就是一个死循环。


他抿了一口酒,缓缓说,其实我也能理解我爸,我希望他有父爱,他也希望我有孝心。


但孝心怎么体现?口说无凭,要么给钱,要么听话,养儿子也是要计算ROI的。


我可以不赚钱,那我就得听他的;


我可以不听他的,那我就不能靠他养。


某种意义上,挺公平的。


我说你这么想确实有一定道理,但你不累么?感情这东西评判标准比较多,用利益来衡量挺没劲的。


我朋友用力一拍我的肩膀,说不累,反而活明白了,决定我和我爸关系的本质因素,肯定是血缘,不可能是因为钱我们才成为了父子。


但是谁在赚钱支撑这个家,决定了这个家谁当家。


当家的那个人才能凭自己的喜好去选择家庭关系,有的人喜欢平等融洽的家庭关系,有的人就喜欢说一不二,在家里树立权威。


即使是前者,随着子女长大,父母老去,子女一样会感觉到和父母的强弱地位交换了。


子女变成了庇护者,父母反而变成了需要保护和支持的一方。


这里面不光是年龄因素,更有家庭经济重心转移的因素,只不过在父母本来就强势的家庭里,这种转移带来的反差会更大。


如果是在评价别人的家庭关系,我肯定会觉得后者做得不对,长远来看有各种隐患。


但是现在的问题是,那个强势的父亲刚好就是我爹,那我除了羡慕别人的爹,我没有任何办法。


因为过去我在经济上是弱势,我手上没有那个最关键的筹码。


筹码必须是对方也认同的东西才有价值,我和我爸谈平等,谈心理健康,他只会觉得我有毛病,还是打得少了。


因为他压根就不认同这些东西,如果认同,一开始他就不会那样做。


但是有一样东西,一定是所有人都认同的,那就是钱。


钱的确不是最本质的,钱不会改变关系的核心,不会因为我有钱了,我就变成我爸的爸爸了,我爸就变成我儿子了。


谈钱确实很肤浅,肤浅到只能影响到在一段关系里你们是怎么相处的。


但是钱又很关键,因为我们在这段关系里感受最深刻的,就是相处的方式。


本质问题,决定你们的关系是什么;


而经济问题,决定你们的关系什么样。


前者是定义权,后者是阐释权。


我朋友说到这里,有些怅然,他又倒了一杯酒,说他刚开始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,觉得很悲凉,好像亲情的纯洁性被玷污了。


但是越往后,他越是想开了,因为他发现这种情况并不是只在父母和子女之间存在。


夫妻之间,兄弟之间,职场上,很多问题都是态度问题,而态度问题其实都可以追溯到经济对比的问题。


在所有的长期关系里,一定会面临一个谁强势谁弱势的问题,实际上的绝对平等是非常脆弱且可遇不可求的。


没有实际平等,但是可以有表面平等,强势方可以不表现出强势,可以因为情感因素主动退让,甚至主动表现得弱势。


弱势方可以坦然接受强势方的退让,但是他必须知道这是强势方的选择,不是弱势方的,对方现在可以这么选,以后就可以改变,而人刚好是善变的。


因为除了感情,顶多再加上一点舆论压力的问题,弱势方对强势方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约束力。


而且舆论压力其实并没有什么用,我小的时候天天被我爸吊起来打,我的亲戚们都表示对我爸的强烈谴责,但是我爸只要不听,他们就等于白讲。


因为归根到底,出钱养我的人是我爸,不是哪个亲戚。


或许任何实质性的关系,最终都会变成一定程度上的经济关系。


“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”,这其实是一个万事万物通行的规律。


我说按你这么说,那经济上的弱势方对强势方不就毫无办法了吗,假如强势方不当人,难道弱势方就只能默默承受?


他笑了,说怎么会没有办法呢,强弱是会变的,我现在不就是一个强弱逆转的例子吗,关键是要苟得住,拼命发育。


原生家庭是你没办法选择的,如果家庭和谐幸福,这是莫大的幸运,但如果遇到像我爸那样强势甚至家暴的父母,也不代表就毫无希望了,唯一正确的策略,就是在经济独立之前先忍耐,想尽办法借助现有的资源发育,一有机会就脱出家庭的控制。


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,不可能一蹴而就,一定要忍住,在前期避免冲突,直到你能经济独立。


就像打王者荣耀,你明知道自己的经济比对面低那么多,那就不要去打团,打也打不过。


苟住就好了,偷偷发育,等经济拉平甚至反超,机会就来了。


我当年一上大学,就去打工赚学费和生活费,一旦可以自给自足,我直接断掉了和我爸的联系。


后面我赚的比我爸多了,再后面我爸退休了,我的工作发展得越来越好,赚得越来越多,我可以很放心地回到家里,不再有任何的胆战心惊。


因为我知道我随时可以走,我爸也知道我随时可以走,我们之间的共识已经变了。


现在是他依赖我,而不是我依赖他。


就像歪嘴龙王的那些沙雕小说广告片里,所有的憋屈和打压都在结局有了回报,前期苟得有多痛苦,大后期就会有多爽。


也许我人生所有的努力,都不过是为了最后能够歪嘴一笑。


他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,最后说了一段话:


关键是,无论遇到什么事情,你首先得活着,不要死。


只有活着才能有大后期,活着才能把地位逆转。


什么经济关系和家庭关系,这些都是理论分析,真正实际的东西其实只有一样。


那就是活下去。


好好活着,就能等到变化。


就会有希望。


我说受教了,他说那你把账结了吧。


我说如果我掏钱,是不是我就成你爸了。


他说不是,我现在要给你上第二课,他露出了充满肌肉和爆发力的胳膊。


你要是不结账,我就打的你喊我爸,而且喊完还得结账。


钱其实也是表象,拳头大才是真理。


呜呜呜,好疼。
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kayuqi.com/shangan/4060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weixin888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